您的位置首页  盐城

盐城抗战民间口述史:枪毙汉奸钱小亮子:王珞丹姐姐

摘要: 【讲述人】 陆登香【年龄】 88岁【住址】 建湖县冈西镇唐湾村【寻访时间】 2015年4月10日上午【口述史】29天!当时为了我,我的父亲被鬼子严刑拷打,折磨了29天,差点连命都没了。1942年底,我15岁,在韩家墩王珞丹姐姐最新动态及资讯。

往年84周岁的崔广明老人,家住东台市弶港镇,他十明年就在新四军海防团建筑红风帆,到渡江战斗前夜,他介入建筑了30多艘船。退休后,崔老一直

【讲述人】 陆登香

【年龄】 88岁

【住址】 建湖县冈西镇唐湾村

【寻访时间】 2015年4月10日上午

【口述史】

口述抗战征史_副本_副本

29天!当时为了我,我的父亲被鬼子严刑拷打,折磨了29天,差点连命都没了。

1942年底,我15岁,在韩家墩参加了地方武装,负责站岗放哨。当时敌人的封锁线在冈河,东岸架着好几挺机枪,没人敢走那里。有一天,区里有一封信要送到河东,找不到人,冈西区区长叫李甲,他听说我水性好,问我能不能送过去。

我答应了李区长。信是不到一指宽的纸条,用胶布裹起,塞在耳朵眼里。大寒天,我把棉衣一脱,只穿着裤衩,一个猛子扎到河里。那河有几十米宽。

躲过敌人的岗哨,我悄悄摸上岸,找到河东部队的曹连长,把信交给他。曹连长看我冻得直抖,立即给我披上棉衣、端上热菜热饭,然后对身边的人说:“等会派人把这个细伢崽(小孩)送回去。”曹连长还把了个收条给我带给李区长,我记得上面写着“同意”。

这个事情后来牵连到了我的老父亲陆应龙。1943年初,我参加了建阳总队。我们这边有个汉奸,叫钱小亮,村里人全喊他“钱小亮子”。他告密说我曾经传过情报,日本人晓得了,就把我的父亲抓走,逼父亲把我交出去。父亲不肯交,他说:“把他交给你我是死,不交给你我也是死,不如我先死。”

上冈的敌人据点里,日本鬼子支起大炉,拉起风箱,酒杯大的铁块烧得通红,从肩胛到屁股,再从肚子到脚上,一溜下来,直冒烟,父亲身上没处好地方。29天!我清楚记得,父亲被敌人关了29天,硬是没开口。

当时家里人着急,请舅爷爷到处托人找关系,最后说可以用钱赎人。那会哪有钱?!最后我的小妹妹给人当童养媳换了笔钱。家里能卖的也都卖了。好不容易凑够钱,把父亲从上冈赎了回来。

我们不敢去接人,还是请了一位村民撑着小船去接的人。到家的时候,只见父亲遍体鳞伤,没一块好肉。

一段时间之后,具体时间我不记得了,汉奸钱小亮子被抓住了。当时我在建阳总队做班长,村里人喊我家去枪决钱小亮子。得到消息之后,我就报告连长,说钱小亮迫害人民、迫害我的家人。连长就派一个战士跟我回去,处置钱小亮子。

我到钱小亮跟前,把帽子一拿,问他:“你认识我。”“不认得。”“我父亲是陆应龙。你说你有没有做迫害人民的事情,草埝口(今建湖县草堰口社区)到院道港(冈西镇最北部)五六里的房子是不是你烧的?你说你该不该死?”钱小亮开始还讨饶,后来就不吱声了。我说:“你把人民迫害得够苦,总要死在人民之手!”

正当我要枪决他的时候,家乡老百姓喊:“不要让顺二爷开枪。”我排行老二,村里人全喊我顺二爷。老百姓怕我开枪之后,钱小亮子的后人找我报仇,最后跟我一起来的战士小陈主动提出帮我执行枪决,把钱小亮子枪毙掉了。

1944年,根据斗争的需要,以建阳总队等县武装为骨干,组建了盐阜独立团,王良太任团长。有一次,独立团的一个营攻打草埝口的碉堡,我所在的班负责望哨,一旦发现敌援立刻汇报。那场仗打得很惨,虽然碉堡攻了下来,但是伤亡很严重。那个营的营长叫丁连吉,就在冲锋的时候,被机枪扫死了。

【采访手记】

采访之前,家人说陆爹爹身体硬朗,很能干。到建湖找到陆爹爹的时候,果不其然,88岁的他正在新房里自己搞装修,扛水泥、搬建材,让人惊叹。

然而,这样一位硬汉,一坐下来说起抗战历史,就泪流不止;提起父亲遭受敌人严刑拷问的惨烈过去,更是用毛巾掩面,难抑悲声……整个采访过程,陆爹爹没怎么睁过眼。或许是春日阳光刺眼;或许是流着泪的眼睛疼得难以睁开;或许在闭上眼睛的时候,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又在脑海里重现。

抚摸历史的伤痛,是要保持痛感。这些亲历者的切身之痛,应该成为后辈们谨记历史的理由。

盐城旧事网-东方生活生计报讯 “十一”黄金周期间,我市天色全体晴好,气温适中,好气氛、晴天色带动大好人气、好习尚。10月9日,东方生活生

  • 标签:
  • 编辑:苏丹
友荐云推荐